☄knock☄

雷右过激 跳坑极快
┟安雷
┟酒茨
┟艾利

会用喜欢的文小蓝手刷屏

救救孩子

出cp23两张cpp双日二维码电子票,半价你们看怎么样,救救我们叭。。。。

【安雷/r18】lord 1

圣骑士安x黑精灵雷
是狗血故事

“我出三万金币!”

“别开玩笑了,我出三万五千金币!”

“还有大人给出更高的价格么?”

喊价声不绝于耳,身着常服的安迷修忍不住皱起眉横扫了一圈吵闹的会场。
场内设有十多排座位,正对场内的拍卖台,台上商品琳琅满目,拍卖师正高喊着起价,这幅场景正属于一个标准的地下拍卖场所。而坐在台上一脸崩溃的圣骑士长安迷修——正在这鱼龙混杂之地执行特殊任务。

安迷修的无所事事被会场内突兀的一片漆黑所打断,身着高阶铠甲的佣兵涌入场内,盯好每个入口与参与者。
台下人们议论纷纷起来,连安迷修也忍不住坐直了身子。
倒不是因为害怕或者期望,他明白,今天最后一个商品,就是他此行的目的了。

台上的拍卖师清清嗓子,吊人胃口似的拖长了音调:“各位观众——请稍安勿躁,这是本拍卖场的一个规矩,压轴商品展出前,总得有些保护措施。”

“哎…各位该是清楚的,在王国战争结束后,精灵这种生物已经非常少见了。”
话音未落,台下有人已兴奋的吹起了口哨。拍卖师一扬手示意他安静,继续道:“今天为大家带来的这最后一件商品,便是一个男性精灵。”

拍卖师满意的看着骚乱起来的人群,掀开了罩在笼子上的黑布。
安迷修眼角跳了跳。笼内的精灵衣服破的毫无蔽体的意思,紧致的肌肉微微打着颤。紫瞳在一片黑暗里炯炯有神,上挑的眼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水痕,强撑着透露出凶狠的眼神倒是足以让人为他着迷。

“我们推断,这是一只森林精灵。由于性格缺陷…起价,两金币,加价不得少于八金币。”

…这得怎样的性格缺陷啊?!

本在跃跃欲试的人们瞬间冷静了下来。安迷修稍稍掂量鼓鼓囊囊的钱包,在心里埋怨了一番那位让他来买“东西”的贵族。

该死,本来以为是什么珠宝钻石,没想到是人啊…居然还是只精灵。既然是上司的要求,也只能照办了。

他在一片寂静中,痛苦的举起了手。
“十金币。”

长久的沉默后。

“十金币一次,十金币两次…成交!”

安迷修:…????

他把笼子拎回自己的小房子,对着笼内的精灵仔细思考了起来。

这么交出去的话,这家伙肯定要被那些人…不行,要不干脆说钱不够没买到好了,嗯,明天就把他放了吧。

这么想着,他打开了笼门,超里面的精灵伸出一只手。
“别怕,嗯…我不是来害你的?要不…你先出来,我给你换套衣服?”

精灵颤抖的迟疑着伸出手,小心翼翼的碰上安迷修的掌心。安迷修惊喜的眨了眨眼,轻手轻脚把他带出笼子,安顿在一旁舒适的沙发上,随后自认温柔的安抚道:“不用害怕,我去给你拿套衣服,你先好好坐着。”

他拿衣心切,足下生风,所以自然也没看到房内的精灵冷笑一声,从破烂的袖口取出锋利的刀片藏入垫子下,食指抵在太阳穴开启了传音魔法阵。

“卡米尔?”
“大哥,是我。看样子您已经成功潜入了。”
“嗯。这圣骑士比我想象的更没警惕心,又或者说,太过好心了?”
“大哥,离任务结束还有三小时。”
“我知道了。”

就在他切断魔力的那一瞬,一股诡异而迅猛的热意与酥痒顺着下身蜿蜒而上,如同森林里最恶心的藤蔓怪一样爬遍了他的全身。
雷狮在三秒内反应了过来。

该死的…鬼狐天冲!!

以下走链接哈↓
因为是手机 链接走评论

?本沼泽写手想开坑了(ntm)

安迷修问雷狮:我是你的谁?
雷狮说:你是我的矿泉水瓶。
安迷修不解:为什么?
雷狮说:这样我可以拧你的腰,把你的头蹦飞

【安雷】灵异出租屋 2

大学生安x除妖师雷
肥肠狗血
并不恐怖
前文戳头或者点文下tag 谢谢喜欢

10.

“所以那个锤子是你的武器。”

“对。”

“那堆肉是你用来吸引妖怪的。”

“是。”

“我只是运气不好和她转身遇见爱了。”

“昂。”

安迷修当时就觉得自己应该退房。

11.

虽然一夜间被迫接受了科学不可解释的灵异事件和自己曾经的同学现在的室友是个灵异事件专家这些事,五十好学生安迷修依然在第二天清晨准时爬起来为自己的胃上供今日份的能量。

他估计雷狮还在自己房间里大睡特睡,于是自觉贴心的做一个中国好室友把爱心早餐给他放在微波炉,又把写着提醒的纸条贴在餐桌上,这才出门去上课。

屋里被窝里鼓起的团竖起耳朵听着门外动静,确认那个家伙走远了才一骨碌爬起来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爆发不知道多少年单身手速按下一串号码,焦急的等待拨通过后的振动。

12.

“谁?”
话筒里传来被吵醒时恨不得把对面狗头敲爆的压抑女声,雷狮赶紧抢在她再次开口前夺过了话头。

“我是雷狮。我遇见安迷修了,别说了那逼运气巨几儿差,驱鬼阵都给他摆门口了还给我一脚踹烂,大半夜去照镜子还被结界绕进去跑了半小时,你说蠢不蠢?蠢死了,要不是我把结界撤了我觉得他还能再跑三百年——不扯了,说正事儿。凯莉,我的符咒用完了,再借我点呗。”

“……雷狮,有一点我要纠正,你这不叫借,就是抢。你什么时候才能把符咒或者钱还我?”

凯莉忍着把这个混蛋拎进锅里油炸的欲望,翻手开了个传送阵不情不愿的把自己的宝贝符纸们给他送了过去。
她略显无奈的长叹一口气,正准备再开口时,却发现电话里已经变成了嘟嘟嘟的忙音。

“………………雷狮!!!!”

13.

结束了长达一小时的艰苦学习,安迷修揉了揉酸痛的脖颈放下笔伸了个懒腰往窗外望去。书本纸张看久了多伤眼睛,这种时候就该眺望远方的绿水青山——我的妈!!

安迷修一巴掌拍上玻璃窗,死死盯住了这个坐在枝桠上笑得一脸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又是我的家伙。
雷狮注意到对面不可置信的瞪视,丝毫不意外的拿下被丛生的树枝勾住的头巾,站起身帅气的从树上一跃而下差点没把坐在教室里的安迷修给吓吐,他倒是不担心这个能一巴掌拍碎恐怖老妖的人能受什么伤,但是…

这里可是十楼啊?!楼下小姐们可没被吓坏了吧!?(?)

他飞速地把笔和笔记本一股脑塞进书包狂奔下楼,等他拖着刚饱受折磨酸痛到爆的腿气喘吁吁的来到花园时,雷狮已经好整以暇的买了两杯饮料坐在树荫下享受了,见他过来还大方的递了一杯给他。

安迷修挥手推开了冰凉的饮料,努力使喘的腰都直不起来的自己看起来有威严一点。

“你……呼……你知不知道…呼…从树上跳下来会吓到别人!!”

雷狮吞咽饮料的喉结顿了顿。
“呵。”

……我看你就是想打一架。

安迷修觉得这仇怎么能忍一定要揍他丫的——然后一屁股坐在雷狮旁边接过了他手上的饮料。
?都说了你们懂什么,这叫切换战术,从另一方面抢夺他的财产,多利人利己的报复啊对吧。

安迷修猛吸一大口冰镇果汁使自己冷静了成熟了睿智了,再瞄一眼旁边那个捏着饮料瓶标签玩起画符的傻子不禁怀疑起昨天那个帅气逼人的英雄到底是不是他。

“你没被看见吧?”
“哪儿有这么蠢。我用了…法术,当然只有你能看见。”
“……下次能换个对心脏好一点的方法叫我出来吗?”
“我乐意。”

14.

安迷修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抱着怀里那一堆符咒缩在厕所门后,门缝中透出一个拖着长长尾巴的可怖倒影,他刚刚扔出去的符咒全被妖怪轻而易举撕成了碎片不说,还差点被妖怪的利爪和风刃碰到几次,要不是他有锻炼身体躲得快估计现在已经跟雷狮放冰箱里那堆碎肉一样了。现在只能祈祷这妖的鼻子不像传说中那么灵敏,不然可真就是死无全尸了叭。

他冷静的回想了一下雷狮把符咒给他时的话。

“我怀疑你可能欧气全点在见鬼上了,这符咒能帮你驱散点低阶小妖,虽然对上大妖怪可能没用,不过我相信你不会遇到高阶修为的家伙吧?”

他是乌鸦精吧15551。

15.

随着厕所门被打开时的轻微响动,安迷修觉得自己的人生也被迫走到了尽头。他秉承着死也要有尊严的死的信念一鼓作气地将符咒全部扔了出去,爆炸声此起彼伏却也没听见什么惨叫,安迷修死了眼神不出所料的瞅着烟雾里缓缓出现的身影流下了眼泪。

啊…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房东对不起老师对不起共产党我先走一步…

16.

“哭什么呢?”

“……?”

怎么这妖怪声音如此耳熟,一听就不是个好妖。

17.

雷狮一身清爽地拎着被揍得面目全非的妖怪出现时,安迷修说不感动是假的。

“雷狮——”

雷狮冲他勾起了一个和蔼可亲差点把手上妖怪吓哭的笑。
“不必跪谢。你还有三分钟上课迟到,这儿就我来处理吧。”

安迷修沉默了一下,拎起书包就往外蹿,都来不及为自己的腿默哀就开始了他三分钟横跨校园之旅。

18.

雷狮见他跑远了,敛了笑意把浑身是伤的妖怪摔在地上,力道之大甚至在瓷砖地板上砸出一声闷响。

“明明认出来是谁的符咒了,还要攻击?”

那自觉凄惨的妖莫名感受到异常强大的威压冲他袭来,瞬间调整好姿势服服帖帖跪在地上慌忙狡辩。

“不是啊阴阳师大人——我这不是看他不会驭符就想吓吓他吗,真的就只是想吓吓他而已…”

他缓缓抬头渴望用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小眼神打动这位“阴阳师”,入眸画面却和他的想像大相庭径。

九条巨大的黑色狐尾印入惊恐万状的瞳孔,在铺天盖地的雷暴里最后能看见的是一双凝成竖线的妖眸。

“废话真多。”

TBC.

【安雷】灵异出租屋 1

大学生安x除鬼师雷
肥肠狗血
并不恐怖

1.

在安迷修第一次拿着地图来到这间出租屋的时候,是真心觉得自己赚了。

先不说房屋是复式的,还包括一个精心打理过的花园,种着品种多到花眼的植物——安迷修喜欢花,也喜欢打理这些柔嫩的小东西,这片院子深得他心,他甚至在看到这些花的第一秒就开始盘算与花姑娘们美好幸福的未来。

屋内设施一应俱全,出租屋广告上标明的价格适中甚至比市面多数价格低上那么20%,对于安迷修这种还需自己打工赚学费,无依无靠提前成熟的大学生来说再合适不过。虽然有个据说脾气不大好的合租人,不过安迷修自觉脾气不错,只要不触及底线都能一笑而过。他四下环视了一圈,满意的在房东给的合同上签了字。房东接过合同忙不迭地蹿进了车门,安迷修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陷入了沉思。

这么一套除了离市中心尚远之外看上去没有任何缺点的房子之外,为什么会给出如此低的出租价格呢?难不成……

另一位租客有脚臭?!

2.

中午十二点。

安迷修现在知道为什么这个房子价格低廉了,他发誓自己没有看见拐角处一个粘着红色不明红色粘稠液体疑似凶器的巨锤,也没有看见阁楼里装着仿佛还尚存一息的生物的麻袋,也绝对不知道客房拐角处地上放的那个一看就不太妙的鲜血淋漓的祭祀法阵图纸是什么东西。

他坐在书桌前,不知道该不该报警。

不报警不好吧,但是报警了也不好吧,想想自己可能卷入一场大型邪教事件还有点激动紧张害怕呢。

现在退房还来得及吗。

3.

没有遇见蠕动的巨型肉虫,长的像猩猩的杀人魔,也没有遇见嘴裂到耳朵根的女人,好,很好,非常好,其实这里的租客热爱cosplay这些都是道具,没错。

这么想想就放心了呢,不就是cosplay嘛说起来道具还真全,下次和这位朋友可以一起探讨一下拉近彼此心灵的距离分担房租,安迷修觉得自己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热个饭。

然后就被一开冰箱那堆仿佛从电o惊魂里被掏出来的碎肉堆吓个半死。

他沉默了半晌,平静的关上冰箱坐回书桌,拿合同的手微微颤抖。

现在退房还来得及吗。

4.

在经历仿佛电影里能把钢铁男儿吓到与女友相拥而泣的种种后,安迷修觉得自己已经是个无情的男人了,比如他现在可以对着那堆肉无情的拿出没被沾血的青菜无情煮了的吃。

而且最重要的是,哪怕身处恐怖事件中心(可能吧),哪怕隔壁随时可能闯进来一个妖怪,作业也不能不写啊!

此刻,对习题的渴望战胜了一切,安迷修决定将自己溺死在学海之中。

?你说什么,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逃避呢!

5.

自从发现了那个诡异的法阵,安迷修手上那串护身佛珠莫名其妙就坏了,珠子滚的满地都是,捡都捡不回来。
安迷修不信别的,只信自己的骑士道,就算这样此时他也不得不思考起一个严肃的问题。

这是怎么了?

6.

安迷修写完论文最后一个字,闭着眼睛绕过地上血淋淋的法阵走到卫生间。

他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果不其然(?)镜子里一只披头散发的女鬼站在他背后,骨瘦嶙峋的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上,她咧开嘴角,似乎正打算对他说什么。

安迷修冷静的拿下那只爪子,撒腿就冲着门口一阵狂逃。

什么玩意儿啊!现在是科学时代了为什么会有这种鬼东西啊!电视里爬出来的也好电影里穿越来的也好,麻烦你回去好吗!

他百忙之中抽空回头瞅了一眼——为什么还在追!!?

7.

等安迷修发现房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型迷宫,无论怎样都绕不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快跑的昏厥了。

我中考之后就没这么大运动量过。

他喘着粗气指那鬼控诉。

鬼很无辜,鬼很难过,所以鬼冲安迷修伸出了那只已经皮都掉的差不多的白骨爪。

安迷修觉得自己已经快叫出声了,但他不是会轻易放弃的男人,他拿起了那柄沾血的锤子决定做最后的挣扎。

8.

“没人告诉过你不要乱碰别人的东西吗?”

伴随滋滋作响的电流声,安迷修觉得有人站在了自己背后,锤子被分解成光点消失在手中,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仿佛看见了什么走进科学大真相一样的灵异事件,就觉得脸上撩过一阵对方衣角带起的风,嗯?挺香的……

下一秒那人摁下他的脑袋猛一发力从他身上越过,抬手一张发亮的符纸就怼在那只鬼的脸上,在凄厉的惨叫中安迷修忍住脖子险些给扭断了的剧痛抬眸望去。虽然开场台词凶了点,但这种用秒杀敌人的方式闪亮出场的英雄就是帅!他充满感激的抬头,对上天降英雄恰巧转过来那双好看又帅气的眼睛——这位英雄怎么有点眼熟…

“雷狮?!?”

“……安迷修?”

9.

“你怎么在这儿?”

“?房东没和你说?我也住这儿啊。”

Tbc.

【安雷/R18】另类

狼犬安x猎人雷
2500+一发完
第一次开车肉柴了点儿

»
雷狮不怕狼人。

传说中的生物有着能迷惑人类的本事,极佳的跳跃力和尖锐的牙齿,可以化成人类模样的外形让他们混迹在人群中,无法辨认。

可雷狮不怕他们。

他说:“传说就是传说。”

https://shimo.im/docs/kMuYe0wXkwcE1XLU

剩下走石墨。
打不开走评论。